万豪棋牌官网

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曹寇博文选:说说“70后全盘覆没” | 《文学青年》第3期?曹寇专号|曹寇|70后|文学青年

时间:2017-10-27 17:03:3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随机数字}次
fgf

曹寇博文选:说说“70后全盘覆没” | 《文学青年》第3期?曹寇专号|曹寇|70后|文学青年

”刘文姬说道。

曹寇博文选:说说“70后全盘覆没” | 《文学青年》第3期?曹寇专号|曹寇|70后|文学青年

说说“70后全盘覆没”(2007-12-2714:05:44)摘自曹寇博客:http:///s/blog_我经常听到这个说法,70后全盘覆没。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值得说一说。不过,要说这个问题得从头说起。五十年代的老杆子们在八十年代那会儿,因为政治反思、娱乐方式贫乏等缘故,他们刚从农村、工厂爬到稿纸上,立即就名利双收,著名了起来。

从个人生计和前途上来说,这拨人是幸运的;从艺术上看,我觉得他们是很不幸的一群,仍然是李小山所称的那种“政治家石榴裙下智商很低”的人口;更大的不幸是他们不自知、不承认自己的不幸,并且对后来者抱有一种既得利益者应有的冷漠和残忍。这也是所谓“局限性”使然吧。因为出道早,作协、文联官僚的席位必然是他们的,威权和垄断,使他们时至今日仍然拥有那些“忠诚”的读者和广泛的发行量。比如某某又出新作了,隆重包装,荣膺大奖。我的理解是,这仅仅是一种被习惯于当作为现状的文学幻觉而已。六十年代的人在写作上和五十年代人是很不同的,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政治觉醒和文艺思潮形成了六十年代人的精神力量,我们现在所说的“先锋派”大多是六十年代人搞出来的。西方著述的广泛吸收使他们建立起了反传统(共和国传统和中国古典传统)的必然姿态。既是言行准则,也是艺术审美趣味,甚至这一准则和趣味有时被粗暴的当成了理想。十年就是一代人。在与五十年代人的关系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二者确实构成了“父子关系”。而且普遍是对抗的父子关系,弑父和杀婴曾是当年的残酷现实。不过,九十年代以后的政治环境缓和了这种杀戮场景,随着年龄增长及荷尔蒙减少,二者在新世纪到来之际基本达成了停止对抗的协议。体现于文学理念上,其标志大致是“新写实主义”之类犬儒条文。七十年代人大致是六十年代人的延续,虽然也有十年间距,但不构成父子,我认为他们之间是兄弟关系。前者也是后者的榜样和模范。事实就是这样,七十年代人是看着兄长们的东西长大的,而且发自肺腑的心悦诚服,他们的青春期在兄长们的手指拨弄下朝同一方向勃起。这可以理解为“恋兄情结”。当兄长们已与环境达成协议之后,弟弟们仍然不明真相。直到后来,面对真相,他们只有轻微的困惑和不解,但还没有建立起怀疑和自立。兄长们是“前进”的,而他们只能持退守姿态(七十年代人最爱谈“坚守”),退缩到兄长们过去的时代,那个时代也正是他们的青春期时代,他们没有能量和胆识否定自己的青春期。不仅如此,在具体的写作行为上,他们青春期的局限使他们基本无法超越兄长们的成就。这样一来,七十年代人成了一群只有保守主义写作而迄无成就的一代。他们不屑也无资格列席于文联作协席位,甚至在期刊上也丧失了靠前位次,成为这个时代文坛的配头和照顾对象。而八十年代人呢,我不是很清楚。就我所知,他们是一群完全与前代无关的人。他们被教科书、电视、卡通、摇滚、电影和网络泡大。在市场化、全球化、娱乐化的时代应运而生;在上层建筑全面退化,GDP不断可疑地昂扬的时代如鱼得水。他们的“轻盈”、“新鲜”不证自明,相形之下,前代人暴露出的沉重和陈旧是不能够被容忍和原谅的。不过,我想问题也许就在此处,轻盈和新鲜对比于沉重和陈旧,很容易被当作进步和反动、健康和腐朽。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值得怀疑的问题。四个年代的人都说了,七十年代人的“弱势”是很显著的。不过这个现状不是我的观点,我所陈述的是对年代人群的认识。文学写作势必与出生年代没有直接联系。我觉得七十年代人的艰辛和寂寞,很可能使他们成为一群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写作者。他们有可能会跳出政治抒情、西方大师代言、青春期写作、写作寿命短等中国作家的宿命。他们的置身暗地的沉思品质本身已显示出某种难以估量的力量和可能。不过这需要努力和时日。(个人看法,阅者见笑)2007-12-27。

(责任编辑:admin)